<strong id="s4nx9"><input id="s4nx9"><em id="s4nx9"></em></input></strong>

    <progress id="s4nx9"><track id="s4nx9"><rt id="s4nx9"></rt></track></progress>

    <em id="s4nx9"><acronym id="s4nx9"><u id="s4nx9"></u></acronym></em>
    <form id="s4nx9"></form>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會員注冊

    會員中心|廣告服務|企業服務

    一支鋼筆見證“日本八路”(圖)

    田中贈送給馬捷的鋼筆。馬明訓攝

      日前,記者收到一封讀者來信,題為《一支鋼筆里的抗戰故事》。這支鋼筆,原來的主人田中曾是一名侵華日軍少尉軍官,被八路軍俘虜后,逐漸認識到日本軍國主義的殘暴罪行,后來成為一名堅定的“反戰聯盟”戰士,并參加了八路軍。

      近日,我們與這支鋼筆的保存者馬明訓來到山西太原,拜訪百歲八路軍老戰士馬捷。馬捷老人是馬明訓的大伯,也是“日本八路”傳奇故事的親歷者。

      “日本八路”在中國留下的唯一遺物

      黑筆筒,大筆帽,金色的筆尖閃閃發光。這是一支登喜路豪華鋼筆,由英國DUNHILL與日本NAMIKI公司聯合制造,筆尖上仍然能清晰地看見“MADE IN JAPAN”等字樣。

      馬明訓說,小時候聽大伯說這支筆是一個“日本八路”送給他的。“當時很好奇,總聽說日本鬼子,怎么還會有‘日本八路’呢?”

      馬捷,1916年7月生于河北省蠡縣,1938年參加革命,先后在冀中肅寧縣動委會、冀中軍區回民支隊、晉察冀北方分局敵工部任職,后任冀中第七縱隊敵工部副部長。

      1943年的一天,馬捷收到一個小包裹,里面是一支鋼筆,還附有一封書信。信中寫道:“馬部長,您洗刷了我骯臟的靈魂,讓我認清了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行徑,我愿意加入中國共產黨,為飽受戰爭蹂躪的中國人民做點事,以救贖我犯下的滔天罪行。”信的署名是田中。

      田中曾是一名日本少尉軍官,被俘后,馬捷帶領敵工部同志,一方面積極給予生活上的照顧,另一方面對他進行教育和感化。慢慢地,田中認清了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的本質,不僅積極參加“反戰同盟”等組織,后來又參加了八路軍。

      馬捷和田中建立了很深的個人友誼。在一次戰役中,馬捷身負重傷,田中一口氣將馬捷背到后方安全地帶。馬捷曾代表組織多次與田中談話,表示可以交換戰俘的方式讓其返回日本,但田中堅定表示要跟著八路軍。

      不幸的是,田中在一次戰斗中又被日軍俘虜,并被處決。

      得知噩耗,馬捷和戰友們含淚為田中舉行了追悼會。這支鋼筆,是這位反戰英雄“日本八路”在中國留下的唯一遺物。

      敵后戰場“反戰同盟”盟員曾達1000余人

      在山西太原桃園北路一個普通的機關宿舍小區里,我們走進馬捷老人家里。就在前一天,兒孫齊聚一堂,給他過了百歲生日。

      “他們想采訪您的抗戰經歷,了解一下那個送您鋼筆的日本朋友田中!”馬明訓在老人耳邊大聲說道。

      一聽“田中”二字,老人雖已不能開口講話,但將鋼筆緊緊地握在手里,高高地舉起,仿佛一下子又回到戰火紛飛的年代……

      抗戰初期,八路軍發布優待俘虜“六項命令”:一、不殺敵軍俘虜,優待俘虜;二、不取俘虜財物,唯軍用品應沒收之;三、醫治敵軍傷兵;四、在可能條件下,將俘虜放回,并給路費;五、愿在我部隊服務者,給予適當工作;六、不干涉俘虜的宗教信仰。1938年,毛澤東主席在《論持久戰》中強調指出:“對于日本士兵,不是侮辱其自尊心,而是了解和順導他們的這種自尊心,從寬待俘虜的方法,引導他們了解日本統治者之反人民的侵略主義。”

      在中國反法西斯戰場,特別是在八路軍、新四軍部隊里,有一批日本軍人被俘虜后,經過教育感化,摒棄長期熏染的軍國主義毒素,建立起“反戰同盟”等組織。據記載,到1945年8月,敵后戰場“反戰同盟”先后發展建立了2個地方協議會、4個地區協議會、20個支部,盟員達1000余人。他們有的從事對日軍士兵的喊話和宣傳工作,有的協助八路軍開展改造俘虜工作,有的則直接拿起武器與日本侵略軍進行面對面的戰斗,不少人為此獻出了生命。

      今天,我們不應忘卻這支特殊的隊伍。(楊明方  張洋)來源:人民日報



    2015年09月18日

    手机斗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