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s4nx9"><input id="s4nx9"><em id="s4nx9"></em></input></strong>

    <progress id="s4nx9"><track id="s4nx9"><rt id="s4nx9"></rt></track></progress>

    <em id="s4nx9"><acronym id="s4nx9"><u id="s4nx9"></u></acronym></em>
    <form id="s4nx9"></form>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會員注冊

    會員中心|廣告服務|企業服務

    2015年中國十大最具研究價值知識產權裁判案例評選?候選案例

    2015年,上海知識產權研究所成功舉辦了“2014年中國十大最具研究價值知識產權裁判案例”評選活動。今年,上海知識產權研究所再次舉辦該項評選。該評選旨在集中展示我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的創新成就,深入挖掘司法案例的學術研究價值,充分發揮典型創新案例的借鑒示范作用,拓寬我國知識產權案件審判思路,完善我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體系。

    經過社會推薦和專家提名,評選出了30個候選案例。自今日起,將連續三天分批推出這30個候選案例,今天推出的是第一批10個候選案例。歡迎關注“知識產權那點事”微信號參與投票。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1.  非誠勿擾商標侵權案

     

    一審: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2013)深南法知民初字第208號民事判決書

    二審: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知民終字第927號民事判決書

     

    原告金阿歡擁有第45交友服務、婚姻介紹所等服務上的非誠勿擾商標。金阿歡認為,江蘇電視臺《非誠勿擾》節目與其享有商標權的服務類別相同,節目名稱也與自己商標的名稱相同,構成商標侵權。一審法院認為,江蘇電視臺《非誠勿擾》電視節目雖然與婚戀交友有關,但終究是電視節目,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兩者不存在特定聯系,不容易造成公眾混淆,兩者屬于不同類服務,不構成侵權,駁回了金阿歡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則認為,江蘇電視臺《非誠勿擾》節目從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判定,其均是提供征婚、相親、交友的服務,與涉案商標核定的服務項目“交友、婚姻介紹”相同。由于被上訴人江蘇電視臺的知名度及節目的宣傳,而使相關公眾誤認為權利人的注冊商標使用與被上訴人產生錯誤認識及聯系,造成反向混淆。法院認為,不能只考慮《非誠勿擾》在電視上播出的形式,更應當考慮該電視節目的內容和目的等,客觀判定兩者服務類別是否相同或者近似。二審法院最終判令江蘇衛視停止使用“非誠勿擾”欄目名稱。

     

    本案二審判決結果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如何認定商品和服務的類別是否相同或類似,也成為值得深入研究的課題。

     

    2.  新浪訴鳳凰網體育直播畫面侵權案

     

    一審: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4)朝民(知)初字第40334號民事判決書

     

    新浪公司訴稱,鳳凰網未經授權,在網站上設置中超頻道,擅自將電視臺正在直播的中超比賽的電視信號通過信息網絡同步向公眾進行轉播,侵犯了原告享有的以類似攝制電影方式創作的涉案體育賽事節目的作品著作權,且構成不正當競爭,索賠千萬。法院認為,賽事錄制鏡頭的選擇、編排,形成可供觀賞新的畫面,是一種創作性勞動,且該創作性從不同選擇、不同的制作,會產生不同的畫面效果反映了其獨創性。即賽事錄制形成的畫面,構成我國著作權法對作品獨創性的要求,應當認定為作品。法院認為,涉案的轉播行為,不能以交互式使得用戶通過互聯網在任意的時間、地點獲得,故該行為不屬于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范疇,但應屬于“應當由著作權人享有的其他權利”。故判決被告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并賠償新浪互聯公司經濟損失50萬元。

     

    本案是北京市首例因體育賽事轉播權引發的糾紛,引起了學界對賽事畫面是否構成作品、體育賽事節目保護模式的思考。

     

    3.  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與曲建方著作權糾紛案

     

    一審: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2013)徐民三(知)初字第1048號民事判決書

    二審:上海市知識產權法院(2015)滬知民終字第200號民事判決書

     

    “阿凡提”等角色造型美術作品由曲建方于二十世紀70年代在上海美術電影制品廠工作期間為完成《阿凡提——種金子》美術電影的拍攝而創作。之后,美影廠將該角色投入影片拍攝并出版發行了相關音像制品,曲建方也使用該角色形象在期刊上發表連環畫和形象插圖。美影廠及曲建方曾分別將該角色形象授權他人使用,并均因他人未經授權使用而主張過權利,并被相關法院確認為該角色形象的權利人,但雙方均未向對方主張過權利。本案中,雙方均主張自己為涉案角色形象的著作權人。一審法院判定涉案角色造型美術作品由美影廠和曲建方共同享有。二審法院維持一審判決。

     

    本案涉及特定歷史時期職務作品的著作權歸屬問題。涉案作品創作于我國《著作權法》施行之前,法院綜合考慮前后三十余年的權利狀態、當事人態度以及社會背景等多方面因素,根據公平公正原則作出判決。

    4.  Pretul商標定牌加工案

     

    一審: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浙甬知初字第56號民事判決書

    二審: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浙知終字第285號民事判決書

    再審: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提字第38號民事判決書

     

    萊斯公司經受讓享有“PRETUL及橢圓圖形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6類的家具用金屬附件、五金鎖具、掛鎖、金屬鎖(非電)等。萊斯公司認為,亞環公司授權為其海外客戶儲伯公司生產并全部出口到墨西哥的掛鎖,均標有“PRETUL及橢圓圖形商標,侵犯了萊斯公司的商標權。一審法院認為,亞環公司僅在掛鎖包裝盒上標注的商標構成侵權。二審法院認為,在掛鎖產品、鑰匙及所附的產品說明書上使用“PRETUL”商標屬于使用與注冊商標相近似的商標。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亞環公司在委托加工產品上貼附的標志,既不具有區分所加工商品來源的意義,也不能實現識別該商品來源的功能,故其所貼附的標志不具有商標的屬性,在產品上貼附標志的行為亦不能被認定為商標意義上的使用行為。故撤銷了一、二審判決。

     

    本案再審判決明確了商標使用的認定方法,強調了商標法保護商標的基本功能——識別性,這是判斷是否構成侵害商標權的基礎。本案對相同情形下的定牌加工案件具有指導意義。

     

    5.  “新百倫”商標侵權案

     

    一審: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知民初字第547號民事判決書

     

    原告周樂倫訴稱,美國New Balance公司在中國的關聯公司——新百倫公司未經其許可,宣傳和銷售其鞋類等產品時長期、大量地使用的新百倫商標,嚴重侵犯了原告在25等商品上對百倫、新百倫商標享有的權利,請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9800萬元。法院認為,新百倫公司將新百倫用于標識和介紹其在網絡銷售的涉案產品、專賣店售貨票據、產品宣傳等行為均屬于將新百倫字樣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應認定為商標性使用。法院認為,根據原告所出示的證據,在主流網絡銷售平臺,新百倫商標被鏈接和指向的信息和產品多數與被告新百倫公司有關,容易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侵犯“新百倫”商標權人的合法權利。法院判決新百倫公司賠償原告經濟損失9800萬元。新百倫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正在進程中。

     

    本案涉及商標反向混淆,一審高達9800萬元的判賠額也成為熱議話題。在維護商標權人利益的同時,涉案企業也應思考如何進行商標管理,防范侵權風險。

     

    6.  中順石化公司訴遵義廣力公司、云南馳宏公司侵犯發明專利權案

     

    一審: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昆知民初字第384號民事判決書

     

    原告中順石化公司擁有“罐體成膜注膠堵漏方法”的發明專利,原告運用該專利技術為國內化工企業提供設備堵漏服務,被告云南馳宏公司為其客戶,在為云南馳宏公司提供服務時,原告派其員工吳某為施工代表。隨后吳某離職成立了被告遵義廣力公司,提供同一服務,并取代原告為云南馳宏公司提供服務。原告遂訴至法院。由于原告主張的權利是方法發明專利權,通常具有實施行為不公開,實施完畢后行為表征部分或完全消失,技術方法不可還原再現的特點。法院為查明事實,要求實施被控侵權技術方法的當事人說明技術內容。被告作出技術內容說明與原告專利技術特征明顯不一致。此時尚無法認定被告作出的技術內容說明是否客觀、真實。法院將被告所述的技術方法即被控侵權行為所用技術方法作為被告確定的主張,在此基礎上,分析比較被告所述方法與原告專利方法哪一項更符合現有證據顯示的技術實施、技術驗收、交易結算等特征,最終判定被告侵權行為成立。

     

    由于技術方法實施的即時性和嗣后難以還原性,若機械的理解和適用誰主張誰舉證原則,方法發明專利人將面臨舉證不能的敗訴后果。本案法院創造性的提出了技術方法說明義務,并進一步將被告作出的技術說明作為被告明確的主張予以確定,是司法審判技術和理念的創新性嘗試。

     

    7.   火貓TV”斗魚不正當競爭案

     

    一審: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191號民事判決書

     

    首屆DOTA2亞洲邀請賽由上海耀宇公司承辦并在旗下網站火貓TV”進行獨家直播。耀宇公司投入大量資金承辦該賽事,并通過計算機軟件截取游戲比賽畫面,加入解說、字幕、燈光等編輯對賽事進行了直播。耀宇公司訴稱,斗魚網站未經授權全程、實時直播了涉案賽事,直播內容為比賽畫面,并在直播時擅自使用原告的標識,侵害了其信息網絡傳播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法院認為:網絡用戶不能在選定的時間和地點觀看賽事,被告的直播行為不落入信息網絡傳播權控制范圍;比賽畫面具有隨機性和不可復制性,不構成作品,而原告確認被告并未使用解說內容、拍攝畫面等有可能構成作品的元素;我國法律雖然沒有明文規定轉播權為一種民事權利,但對他人轉播比賽進行相關授權許可系國際國內長期以來的商業慣例,被告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侵害了競爭對手利益,構成不正當競爭。

     

    本案是國內首例對電子競技比賽直播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案件的判決,在目前法律存在空白的情況下,具有借鑒價值和指導意義。

     

    8.  廣西三品王餐飲公司訴商標評審委員會案

     

    一審: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5)京知行初字第425號行政判決書

    二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高行(知)終字第2546號行政判決書

     

    三品王餐飲公司是“三品王”商標的持有人。該商標因到期未續展于201376日喪失專用權。20111117日,三品王公司向商標局申請注冊三品王商標。商標局因該商標與
    三品及圖、三品農莊、三品樓三個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相同或類似、商標近似為由駁回三品王公司的申請。三品王公司不服,遂訴至法院。一審法院依據《商標法》第三十條、三十一條的相關規定,駁回三品王公司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認為,商標注冊人的基礎注冊商標經過使用獲得一定知名度,從而使相關公眾將其在后申請注冊的相同或類似商標與其基礎商標聯系在一起的,基礎注冊商標的商業信譽可以延續至在后申請注冊的商標,三品王公司的訴求應獲支持。

    即便當事人曾注冊有在先商標,也不能保證在后申請注冊的相同商標能直接獲準注冊。本案中雖然企業在商標管理方面有一定的漏失,但法院最終支持了商標中所凝結的商譽的延續。

     

    9.  “功夫熊貓”商標異議案

     

    一審: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4257號行政判決

    二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高行(知)終字第1969號行政判決書

     

    胡某在“方向盤罩”等商品上申請注冊“KUNG FU PANDA”商標,引證商標為核定使用在計算機外圍設備活動玩偶玩具等類別上的商標。夢工廠公司提出其由于同名動畫片《功夫熊貓 KUNG FU PANDA》而享有的在先商品化權。商評委和行政訴訟一審法院均認為,商品化權并非現行法中法定權利,其權益內容和權益邊界均不明確。二審法院則認為,當電影名稱或電影人物形象及其名稱因具有一定知名度而不再單純局限于電影作品本身,與特定商品或服務的商業主體或商業行為相結合,電影相關公眾將其對于電影作品的認知與情感投射于電影名稱或電影人物名稱之上,并對與其結合的商品或服務產生移情作用,使權利人據此獲得電影發行以外的商業價值與交易機會時,則該電影名稱或電影人物形象及其名稱可構成“商品化權”并成為商標注冊中的“在先權益”。

     

    本案二審判決在認定“在先權利”包括民事權益的基礎上,直接予以認定商品化權,并明確了“商品化權”保護范圍的考慮因素:一是知名度高低和影響力強弱;二是混淆誤認的可能性。該案處理結果對以后類似的案件將產生一定影響。

     

    10. 邁克爾·喬丹商標爭議行政糾紛案

     

    一審: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9171號行政判決書

    二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高行(知)終字第1577號行政判決書

     

    喬丹公司是一家位于福建省晉江市的體育用品生產商,2000年以來,該公司在服裝、鞋、書包等多個商品上注冊了“QIAODAN”、僑丹、橋丹、喬丹王等多個商標。美國籃球明星邁克爾·喬丹認為,喬丹公司上述行為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中所指的誠實信用原則,侵犯了其姓名權和肖像權,且這些商標的使用會造成公眾對產品來源的誤認,擾亂正常的市場秩序,遂向商評委申請撤銷喬丹體育的78個相關注冊商標。因未獲商評委支持,邁克爾·喬丹又向法院提起了一系列行政訴訟。法院認為,爭議商標中的喬丹并不必然指向邁克爾·喬丹,爭議商標中的運動人物為剪影設計,相關公眾亦難以將其認定為邁克爾·喬丹,最終駁回了邁克爾·喬丹的訴訟請求。

     

    本案是“山寨”商標受到法律保護的典型案例,引發了業界對惡意搶注他人姓名、企業商標管理等問題的廣泛討論。
     


     

    2016年02月22日

    手机斗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