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s4nx9"><input id="s4nx9"><em id="s4nx9"></em></input></strong>

    <progress id="s4nx9"><track id="s4nx9"><rt id="s4nx9"></rt></track></progress>

    <em id="s4nx9"><acronym id="s4nx9"><u id="s4nx9"></u></acronym></em>
    <form id="s4nx9"></form>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會員注冊

    會員中心|廣告服務|企業服務

    德國專家看2020年中國經濟:穩增速非難事 重在實現“質變”

          2019年即將步入尾聲,如何看待中國經濟在這一年間的表現?2020年的中國經濟又有哪些方面值得期待?多位德國專家近日接受中新社記者采訪時表示,觀察中國經濟不應只側重年均增速,而要著眼于如何實現從“重量的發展”向“重質的發展”轉變,推動經濟向綠色低碳可持續轉型,在這一過程中,中國可以在未來許多年里實現穩定的增長。

    柏林自由大學可持續發展專家、文明對話研究所高級顧問貝特霍爾德·庫恩(Berthold Kuhn)12月4日在柏林接受<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專訪時表示,對于中國而言,其發展優勢在于國內尚有巨大的市場消費潛能等待釋放,“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市場的規模遠非歐洲抑或日本可以相比擬。<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彭大偉 攝
    柏林自由大學可持續發展專家、文明對話研究所高級顧問貝特霍爾德·庫恩(Berthold Kuhn)12月4日在柏林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表示,對于中國而言,其發展優勢在于國內尚有巨大的市場消費潛能等待釋放,“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市場的規模遠非歐洲抑或日本可以相比擬。

      “保6”對于2020年中國經濟而言,究竟是真命題還是偽命題?在柏林自由大學可持續發展專家、文明對話研究所高級顧問貝特霍爾德·庫恩(BertholdKuhn)看來,對于中國而言,其發展優勢在于國內尚有巨大的市場消費潛能等待釋放,“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市場的規模遠非歐洲抑或日本可以相比擬。在中國未來經濟增速方面,我比許多外部專家預測的要樂觀得多。”

    德國聯邦外貿與投資署(GTAI)上海聯絡處首席代表羅茵如(Corinne Abele)12月12日在柏林接受<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專訪指出,“6???長對于中國而言當然是可以實現的。”真正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如何實現從“重量的發展”向“重質的發展”轉變,換言之如何實現可持續的發展。<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彭大偉 攝

    德國聯邦外貿與投資署(GTAI)上海聯絡處首席代表羅茵如(Corinne Abele)12月12日在柏林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

      “6%的增長對于中國而言當然是可以實現的。”德國聯邦外貿與投資署(GTAI)上海聯絡處首席代表羅茵如(CorinneAbele)指出,真正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如何實現從“重量的發展”向“重質的發展”轉變,換言之如何實現可持續的發展。“這正是中國希望做到的。”

      德意志銀行集團中國宏觀經濟學家熊奕表示,有三大因素將助力中國經濟在2020年實現觸底回升。首先,得益于全球經濟趨于穩定,且中美貿易磋商取得階段性成果,出口增速有望回歸正值;其次,消費支出提速,消費動力很可能會體現在汽車、手機等耐用品支出的復蘇上;第三,擴張性財政政策和寬松的貨幣政策或將刺激基建投資,促進信貸增長,繼而推動經濟發展。

    柏林智庫“文明對話研究所”研究總監、經濟學家弗拉基米爾·波波夫(Vladimir Popov)教授12月4日在柏林接受<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專訪時對中國經濟前景表達了樂觀態度。<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彭大偉 攝

    柏林智庫“文明對話研究所”研究總監、經濟學家弗拉基米爾·波波夫(Vladimir Popov)教授12月4日在柏林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對中國經濟前景表達了樂觀態度。

      柏林智庫“文明對話研究所”研究總監、經濟學家弗拉基米爾·波波夫(VladimirPopov)教授則對中國經濟前景更為樂觀。波波夫認為,中國具備保持中高速增長的潛力。他分析,在貿易爭端中,中國經濟擁有更大的韌性。這種韌性已經在2008-2009年的上一輪金融危機中得以顯現。“中國擁有更大的戰略耐心,經濟上刺激增長的回旋余地也更大。”

      “我對中國增長前景感到樂觀。”庫恩表示,隨著中國在新能源汽車等新興領域的投資加大,加之中美就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在此基礎上,他對于中國實現6%增長的前景仍感到相當樂觀。

      與此同時,受訪專家普遍贊賞中國在全球應對氣候變化中所作出的貢獻,并相信中國可以在實現減排目標的同時兼顧經濟發展。

      “我相信中國能夠實現其設定的碳排放達峰目標,并且在實現目標的同時并不需要放棄經濟增長。”羅茵如表示,實現上述目標的成敗關鍵取決于,中國能否順利實現經濟結構轉型。“這并非易事,涉及到一些工業領域和門類中那些無法適應新挑戰的舊產能要如何處理,如何引入更加清潔、更高能效的新產能。”

      “總體而言,我對中國成功實現上述目標是感到樂觀的。”她說。(完)


    2019年12月26日

    手机斗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