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s4nx9"><input id="s4nx9"><em id="s4nx9"></em></input></strong>

    <progress id="s4nx9"><track id="s4nx9"><rt id="s4nx9"></rt></track></progress>

    <em id="s4nx9"><acronym id="s4nx9"><u id="s4nx9"></u></acronym></em>
    <form id="s4nx9"></form>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會員注冊

    會員中心|廣告服務|企業服務

    從黑陶手工藝到英雄鋼筆,如何讓果洛非遺既“活”又“火”

    “如果把黑陶產品介紹給上海市民,你會怎么介紹?”面對晨報記者的提問,謝格太笑說,很好介紹,“因為上海人文化層次普遍比較高,喜歡喝茶的市民更容易接受,他們對我們藏族文化很感興趣的。”

      青海省果洛州班瑪縣是“果洛柯森”的發祥地,先民們留下了很多頗有民族、地域等特色的文化遺產,班瑪黑陶手工制作技藝便是其中一項珍貴的財富。如今,這些非遺繼承人渴望把他們拿手的作品銷售出去;另一方面,如上海這樣的都市也開始回歸本真,越來越待見類似果洛黑陶這樣的好物。

      編者按

      2020年,上海對口援青已滿十周年。十年援建,”青·海”情深。新聞晨報·周到策劃的”格?;ㄓ珠_”公益直播果洛行已經進行到第四天。8月27日,晨報記者走進青海省果洛州班瑪縣,種草雪域高原上的文創好物,探索非遺傳承的更多可能性。

      黑陶手藝人的“煩惱”

      藏族青年謝格太有點“煩”。他的創業公司員工數量不夠,但又很難招到,這導致他的公司無法滿足更多的黑陶產品生產。但比起人力,作為老板的他更愁這些黑陶產品怎么可以更有創意、賣得更多。

      班瑪黑陶種類繁多,制作工藝比較復雜。不同的產品生產周期也不相同。

      截至目前,謝格太從事黑陶制作技藝已有二十余年。而黑陶工藝的傳承一直是他的心病。“我從14歲開始接觸這門技藝,那時候幾乎沒有人在做它。”謝格太表示,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一開始是自學,后來自己也開始帶徒弟了,但中途曾擱置,直到2004年,他決定再次深入這門技藝,并暗暗發誓,一定要把黑陶技藝傳承下去。

      2014年,謝格太創立了班瑪縣黑陶旅游產品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目前公司所有員工加起來一共19個人,其中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就有9戶。扶貧在細節,謝格太不僅幫他們解決了就業問題,還增加了他們的收入。但目前黑陶產品的銷路依然比較單一,從之前的朋友圈微商到如今上架電商平臺,依然還有很多喜歡黑陶技藝的人找不到購買途徑,謝格太仍在努力拓展銷路。

      創業路上,必不可少的會有一些困難。謝格太坦言,目前公司最大的困難就是員工不夠。未來,他也希望幫助到更多人,希望自己的黑陶生產團隊可以繼續壯大。他笑著表示,最好能有100-150位徒弟,這樣就可以和他一起把黑陶技藝傳承下去了。

      上海老師的創意援助

      謝格太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黑陶制作技藝學員。

      他一共來過三次上海,每一次都收獲很多。在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他的老師章莉莉給了他一個很中肯的建議,那就是注重都市人的需求,去生產一些更實用的咖啡杯、水杯等產品。謝格太帶著滿滿的收獲回到家鄉,開始生產咖啡杯,改進生產方向,讓黑陶產品的銷量也有了很大起色。

      作為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的一名教師,章莉莉也是果洛黑陶制作技藝培訓班的主要負責人之一。她帶著豐富的教學經驗,從上海數次前往果洛,幫助包括謝格太在內的當地傳統手藝人,打開了創意想象的天空,激發出黑陶創作的更多靈感。

      章莉莉記得她剛到果洛的時候,當地人送牦牛奶雪糕給她吃,她發現果洛人在雪糕包裝紙上面寫上了“上海美術學院設計”,這讓她很意外也很感動。原來,在2015年,曾有果洛的手藝人來上海找出路,他們找到光明集團,打算做牦牛奶雪糕。但是沒有人幫他做包裝設計,所以章莉莉和她的學生們免費幫他們做了外包裝設計。

      近年來“上海大學駐青海果洛傳統工藝工作站”逐步推進果洛傳統工藝振興,已為果洛非遺傳承人群舉辦了4期整建制非遺研培班,共計培訓學員125人。

      作為學員,謝格太最想對章莉莉等來自于上海的老師們道一聲“感謝”,經過培訓學習,也有了顯而易見的效果。在謝格太公司的陳列室里,晨報記者看到許多全新、準備銷售的產品,謝格太自信地告訴晨報記者,經過來自上海的專業老師的指點,他的產品無論是創意、還是實用性,都有了很大的改觀,不愁賣不出去了!

      格薩爾英雄鋼筆的誕生

      為何如此熱愛果洛?章莉莉表示,這與果洛的歷史文化有非常大的關系。果洛就是格薩爾文化保護之鄉。而格薩爾文化就像一股清流,給文創產業注入新的血液。

      目前,章莉莉和她的團隊正在做一個跨界非遺項目,以果洛的格薩爾英雄史詩為主題,與英雄鋼筆合作推出一款文具禮盒。在鋼筆上面,還印著格薩爾王的形象,鋼筆禮盒里還附有一張明信片,在明信片的反面,詳細介紹了格薩爾文化的非遺項目。

      而設計這款禮盒的目的也很單純,章莉莉告訴晨報記者,這么做就是為了拓寬銷路。今年,他們選擇更新迭代的方式,專門找老字號企業和品牌企業合作,這樣這些非遺傳承人才會有穩定的訂單。

      以前曾有人問章莉莉:“你覺得老字號加非遺,是兩個一起‘沉下去’還是‘飛起來’?”當時,她是這樣回答的,“兩者一定會是一起‘飛起來’!大家可以試試看,用創意力量把它們牽起來,不一定是強強聯手,但一定會有一個‘1+1>2’的效應。”

      非遺的未來

      非遺傳承并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但對于果洛來說,如何讓非遺既“活”又“火”?卻是一個值得商討的議題。

      非遺傳承的痛點和難點,章莉莉認為是量產和質量之間的矛盾。物以稀為貴。如果量產,非遺傳承會不會受到量產沖擊呢?面對晨報記者的提問,章莉莉表示,傳統文化是一個動態過程,所謂的非遺保護要保護的就是它的核心技藝,通過正確的改良、升級,一步一步地做到更好。

      但不量產,又很難“火”起來。上海有市場,這是得天獨厚的優勢,但這個市場跟他們的制作或者創意之間的鏈接關系會有一定困難。“他們當地的手工藝如果有小批量訂單,這些手藝人就會有信心。”章莉莉說。

      來自于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的章莉莉和她的同事們也給到果洛當地一些支持,但這顯然不夠,需要更多方面的力量,“一個傳承人作為帶頭人,他一旦發展,就會帶動周圍的一批人,所以我們一直在尋找這種人,讓他在當地發揮效應。”章莉莉提出一種思路。

      “在做非遺保護的時候,傳承人本身有責任。我們這個時代所需要的是讓更多的公眾能夠了解非遺。大家都會對它有一個共同的認知,所以現在的傳承人需要有兩個責任:一是自己技藝不斷地精進,這是保護核心技藝的需求;另外就是要積極地面向公眾,進行自己的傳播拓展,可能這方面要社會多元化的力量去介入。比如像他們這種產學研基地,或者當地政府、公益機構。”在章莉莉眼里,非遺的價值要有一個更大的、欣賞它的群體來做支撐,所以非遺保護不光是保護傳承人的技藝,更要去做文化生態圈的保護。

      “非遺的呈現方式是各種各樣的,它需要不斷地發展和交融。”章莉莉說,上海最具優勢的就是創意設計力量,又有海納百川的文化底蘊,創新力量進入之后,非遺傳承就像植物一樣,自然就會生長起來。


    2020年08月28日

    手机斗牛牛